《从传统的账一代屠神林世荣 房到开放式办公空间,办公室是如何演化的?》,来自(3)

2018-05-15 18:58无锡在线

作者简介:

尼基尔?萨瓦尔(Nikil Saval):印度裔美国人,作家、编辑、新闻工作者,现居费城。 2004 年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自 2004 年起,他开始研究办公室的起源,曾在美国《n+1》杂志上发表了《办公室的诞生》一文。萨瓦尔目前是《n+1》杂志的编辑,他的文章也常刊于《纽约时报》《伦敦书评》《牛津美国》《洛杉矶时报》《赫芬顿邮报》《新政治家》等媒体。他从事过劳工相关研究,并在 UNITE HERE 劳工组织当过志愿工作者。

译者简介:

吕宇珺:译者,从事翻译工作多年,非洲联盟委员会前主席祖马女士访华时,担任随同中英交传;自由撰稿人,曾为《环球》《看历史》等媒体撰写文章。

书籍摘录:

序 言(节选)

1997 年,斯蒂尔凯斯公司(Steelcase Corporation )对格子间办公者进行了一项调查,发现 93% 的人想要换个工作环境。 2013 年,悉尼大学两名研究者的调查结果显示,情况在这些年中并未有过什么变化:在全部的办公室工作者中,格子间办公者(人数大概是办公室工作者的 60 % )对自身工作环境最为不满。(不出所料,独立办公室内工作的办公者是这些人中对工作环境最为满意的。 )多年来,这股对办公空间和办公生活的不满已经渗入了更广泛的文化范畴:挑衅,冷嘲热讽,不多的胜利,更多的失败。在电影《办公空间》( Office Space,又译《上班一条虫》 )中,某家科技公司里怒气冲冲的三人小团体将他们对公司裁员的不满发泄到了办公室的打印机身上。他们对打印机棒打脚踢的。(你可以在 YouTube 上找到许多类似的模仿视频。 )在埃德·帕克的《个人时间》和约书亚·费里斯(Joshua Ferris )的《我们走到了尽头》(Then We Came to the End )这两本小说中,对电子邮件撰写礼仪的讨论成了一种准学术性的话题;发现早餐会议时还有剩余的免费百吉饼可以吃,竟成了办公日常生活里的亮点。两本小说都用了不带感情色彩的“我们”来进行叙述,更好地传递出了当代白领生活图景中消极的一致性和冷淡的无名感。在电视剧《办公室》(The Office )英国原版中(后来美国、法国、德国、魁北克、以色列和智利均有翻拍,瑞典版本和中国版本正在制作中 ),有个角色竟把订书机放进果冻来作弄他人。而丹麦作家克里斯蒂安·云格森(Christian Jungersen )的全球畅销书《例外》(The Exception )则将“办公室政治”的概念用到了极致。书中,办公者互相钩心斗角,甚至互相残杀。

当然了,最值得一提的还是漫画《呆伯特》(Dilbert )。《呆伯特》将办公室生活中各式各样的无趣和无聊变成了简洁明了便于携带的讽刺作品。后来这漫画能发展出各种周边产品也是可以理解的。呆伯特桌面日历、呆伯特马克杯、呆伯特鼠标垫和呆伯特毛绒玩具(所有这些都可以在购物网站的“格子件”[Cubeware]版块找到 )在办公室里随处可见。而这种千篇一律、恒久不变,正是漫画《呆伯特》擅长讽刺的对象。尽管《呆伯特》有时候阴郁黯淡,但是翻看整部漫画是一种简单甚至人文的体验。这种感觉被电影《办公空间》里的一个角色用非常简单的话描述了出来:“人被生下来,并不是为了待在狭小的隔间内,对着计算机屏幕坐上一天又一天的。”

或者你可以化用卢梭(Rousseau )的名言:人是生而自由的,却无往不在隔间之中。巴尔扎克说过“幸福没有历史”,办公室也没有。社会学家C.赖特·米尔斯说:“白领蹑手蹑脚地来到了这个世界。”白领工作的地方也同样悄无声息。而其他诸如工厂等工作场所,来到世界的时候可是伴随着咣当声和鸣笛声的,动静颇大;独独办公室毫无声响。到了 20 世纪中期,也就是米尔斯写作《白领》这本书(时至今天,该书仍旧是系统详尽阐述这个主题的唯一一本书 )的时候,办公室里的男男女女几乎是美国劳动力市场中最大的组成部分。然而,办公室到底从哪里而来,这依然是一个谜。或许是太乏味平常了吧,所以大家都觉得没什么好认真研究的。

人们最初是在 19 世纪中期注意到了办公室。最初这些地方被称作账房,跟几百年前意大利经贸商人的办公室没什么区别。这些地方小而舒适,或者起码是小的吧。“斯克鲁奇账房的门总是开的,为了能随时监视办事员的工作。可怜的办事员待在一个油箱似的阴暗小房间里,誊写着信件。”人们意气风发地来到这里工作,等到走出这油箱般的地方时,早已佝偻萎缩。在这油箱般的地方,那么多的劳动却好像只生产出了文件。最初的时候,人们并不觉得办公室是一代屠神林世荣 必需的。商贸是高贵的,惊险刺激:商贸是场探险,它能带领人们走向富贵繁荣。<一代屠神林世荣 /p>

电影《上班一条虫》(1999年)剧照,三人小团体正在破坏“充满压迫”的打印机。来自:豆瓣

然而办公室却是虚弱空洞的,最重要的是,还很无聊。办公室里的生意是干燥沙哑的。然而正是这份无聊和令人乏味的体面感,使得办公室成为 20 世纪一大不可或缺的话题基础:各种关于中产阶级的美言,各种关于稳步向上爬升的职业承诺。这个阴暗小房间里的小小办事员说不定有一天就登上了人生巅峰;这窝在杂乱账房里的小小会计,今天还在这里处理着各种数字,明天说不定就在勇气的带领下成了 CEO ;待在一代屠神林世荣 格子间的码农说不定就一路码进了董事会。不论出现怎样的变迁,办公室带给人们对于职业发展的持续希望,和对稳定体面生活的保证,是其他任何工作场所都无法企及的。

换句话说,办公室从来都不该是无聊的代表。事实上,自 20 世纪初期,办公室就成了美国职业生活方面最具乌托邦精神的理念与情感的策源地之一。 20 世纪初期,办公室开始从最初的模样扩大成为镀金时代(Gilded Age )庞大的繁华生意的行政中心。彼时,办公室为人们提供了从另一个无聊乏味的代表场所——工厂——逃离的可能。诸如路易斯·沙利文和弗兰克·劳埃德·赖特这样具有远见卓识的建筑师设计出了办公大楼。这些大楼内部规整高效,有如生产流水线,只不过少了身体上的危险和辛劳,也因此更能体现出社会威望。到了 1950 年代,职场新人男孩(也可能是新人女孩,虽然概率小许多 )已经可以在脑海中想象自己一步步攀爬职业阶梯的画面。在这画面中,他或者她手中的权力不断增大,底下供其使唤的部属不断增加。

版权所有@无锡在线,无锡新闻,无锡新传媒,无锡新传媒网络平台 zaoanwang@qq.com